看客网

看客网 » 创业经营 » 创业政策
更多

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青年菜君任牧:资本跳票后,我考虑了这三件事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i黑马   发布者:admin
热度115票  浏览500次 时间:2017年3月20日 20:48

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选择,我当时还是会做青年菜君,但是现在不会了。

“ 我只能说青年菜君还没死,虽然业务暂停了,但现在是休眠状态。”2016年10月19日,在资方跳票事发近三个月后,青年菜君创始人任牧选择了露面,讲述他的成败得失。

青年菜君生于2014年3月,这家起步于北京,风靡于北京的企业,曾因资本的热捧一度成为生鲜半成品行业的代名词。在业务最火爆的时候,它的数百台自提柜,深入北京的160多个社区。而在稍早的2016年6月,青年菜君对外公布的一次测试的单日订单量,峰值达8000单。

青年菜君创始人任牧一直认为,他将带领青年菜君成为一家主流的生鲜电商平台,上切供应链,下切物流,最终成为生鲜半成品行业标准化的制定者和实践者。直至遭遇了资方跳票和媒体一连串的口诛笔伐之后,任牧仍然坚称,“资方跳票之前,青年菜君发展一切向好。”且青年菜君原定于2017年启动其他城域的攻城略地。

然而,一切都在2016年8月戛然而止。突如其来的资方跳票背后发生了什么?青年菜君两年三变的商业模式到底是对是错?公众对青年菜君的误解是什么?任牧希望通过创业家&i黑马一一说明。但在经历了一连串商战与人性的拷问之后,青年菜君的梦是否还要继续?任牧彼时始终三缄其口。“不好说,我现在还不确定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是符合青年菜君利益最大化的,这事不是我说了算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青年菜君陷入跳票风波后,任牧始终在为这个负债千万,只有数名核心员工的“残城”利益最大化奔波。“具体债要还多久还不知道,资本性负债短时间内可能还不上,但是债早晚都要还,因为不管怎样,它都是债。”

青年菜君创始人任牧口述

“不用担心我,我顶得住”

青年菜君今年(2016年,编者注)的目标原本是年内实现盈亏平衡的。换句话说,虽然生鲜电商在短时间内需要靠外部输血,但如果7月份拿到这笔钱顺利交割,从某种程度上讲就应该可以自我造血,腰板硬起来。

我们也一直认为这笔钱是板上钉钉的。 因为这只基金最大出资方的LP在这个过程中,给我们做了一笔过桥。 一旦投不了,他们给我们提供的这笔过桥就拿不回去了,这是债。所以连他们也没有意识到最后会投不了。

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在交割的前一天出现了一些意外,导致了最终的资本跳票。

但这个事太突然了,我们就算知道了,也来不及找新的投资方。之前为了保证能按原计划今年内实现盈亏平衡,在资方没有把钱给到我们的时候,通过债务的方式去保证青年菜君的发展速度,确实有一点冒进,而且我们没有去做Plan-B,没有做相应的风险控制。

一旦资本跳票,青年菜君身上已经背了上千万的债务。就算青年菜君拉低估值,再去找其他的投资人,紧急启动一轮新的融资,按照1亿去估,释放20%的股份,不少了吧?可能能换2000万元,但其中1000万元得拿去还债。也就是说,我拉低了估值,用特别大的代价融了一笔钱,青年菜君手里依然没钱,那他为什么要给我钱?

媒体曝出来这件事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我们是有所预料的。我们当时第一时间告诉员工,想着别什么事都不说,自己闷着头;也考虑过说了之后的风险,但是骗员工总有尽头,要骗到什么时候?这东西,一开始坦诚,我觉得个人承担的道德压力会相对小一些。憋的时间越长,压力越大。

结果,我们的员工就爆了。

我们在媒体上也做了一些官方引导,但这个过程中,不断会有员工对外爆料,真真假假,反正夹杂着个人情绪。其中有些文章的核心爆料人是去年3月份就离职的员工。但媒体碰到这种事,一般都很开心。而且我们确实出事了,也拖欠了员工的工资,但员工是怎么跟媒体说的,我们也不确定。

青年菜君不是我的第一个创业项目。在之前的创业项目中,我们没有工厂,青年菜君在通州是有一个3千平米的工厂的,生产、物流、库管、品控等等加起来有70个人。在面对工人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这种相应的经历,很多话不方便说,工人反正也到各种地方去闹过,太吓人了。

我们说“仓廪足而知礼仪”。条件好的情况下,你看到的是道德,条件恶劣的时候,你看到的是人性。这段时间,我看到了太多和人性相关的东西,我觉得没意思。

一开始我也会看一些解读文章,后来就不看了,说得没道理。他们对青年菜君最大的误解是他们根本不用心,自己不研究,从供应链到电商、生产、物流没有都经历过,压根不懂这里面到底哪些是坑,哪些地方有价值点,就来评价,这不是扯嘛。

有很多人把(微信的)内容发给我,关心我的,我基本会回说,“别的不好说,我个人还不错,不用担心我,我顶得住。”

反思:商业模式为何两年三变?

从青年菜君上线到现在,反过头来复盘,也不是说大错没有。但是生鲜要算非常多的小账,在这个过程中,要看产品的成本、毛利、损耗、仓储、物流甚至是效率、服务的体验。所有这些加起来再去算,青年菜君绝对是挣钱的。

1、地铁站自提

我们一直讲精益创业,怎么以最小的成本和代价把事情启动起来,在这个过程中还要考虑:第一、有更大的收益,第二、能够获得更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,第三、具备更大的资源获取能力。这样来看,青年菜君最开始在地铁口做自提,可能依然是最好的方式。

地铁口比社区贵不少,但毕竟人多,流量大。比如青年菜君一开始在回龙观地铁站做了个自提点,面积大概近10平米,我就把它当成一个10平米的户外广告,一平米房租日均不到3块钱,我才花多少钱?

但是,所有的自提都面临一个问题:覆盖的用户基数是有限的,还有一个维度是用户体验。因为很多人从地铁出来,并不是直接回家,有可能还要换乘其它交通工具,这个过程中体验会变差。

而且在夏天,对生鲜菜品的品质也有伤害。这个时候无非是加冰袋,但一个冰袋基本一斤,用户提着就很沉,很麻烦。如果不放冰袋,很多食材会有比较大的风险。

地铁口自提的第二个问题是,地铁物业的商业化运营归属权问题。

我后期一直在说,青年菜君要做的事是两个靠近:第一,产品的获取场景和使用场景要尽可能靠近甚至重合;第二、产品的购买决策时间和交付兑现时间要尽可能靠近甚至重合。

一个是空间上的,一个是时间上的。空间上我们产品的使用场景基本上只有一个,就是厨房。那我就要尽可能地让用户在离厨房近的地方拿到产品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地铁站实在太远了。这个距离越远,用户体验就越差。

这就是为什么青年菜君从地铁站开始扩展到社区,因为这意味着你的触角离用户更近了。

2、社区自提

青年菜君真正开始做社区自提是2014年12月。2015年春节之前,我们大概有20多个社区自提点。大规模开始铺是在去年(2015年,编者注)3月份到7月份,4个月时间我们覆盖了160多个社区。

这些自提柜一般放在第三方的空间里,比如社区边缘店或驿站。它本质是一个冷藏设备,上面有屏幕,可以输订单号,可以下单。我们每份订单大概3.5份菜,客单价在50元左右,一个自提柜能放80-120份菜。

扩展到社区非常有利于帮青年菜君建立干线物流。

12下一页查看全文

顶:14 踩:8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21 (34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1 (29次打分)
【已经有30人表态】
  • 上一篇:上一篇没有文章了
  • 下一篇:下一篇没有文章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