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客网

看客网 » 创业经营 » 发展模式
更多

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这家坐拥8000万用户的公司,用3年为一群孤独、不被认可的人做了款游戏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游戏葡萄   发布者:admin
热度92票  浏览353次 时间:2015年6月04日 21:37

在国内游戏圈,空中网一直是一个另类的存在。

空中网的另类,是从他签下《坦克世界》开始的。在MMORPG大行其道的端游时代,白俄罗斯的开发商Wargaming带着自己开发了五年的《坦克世界》来到中国,希望能够把产品卖给中国的发行商。然而从深圳到上海,却一路碰壁。直到离开中国的最后一站北京,在所有人都不看好这款产品的情况下,空中网赌博式的签下了这个未来几年国内影响了 8000 万用户的产品。

这种另类也体现在空中的游戏推广中,去昆明滇池打捞当年飞虎队的那架P40 飞机,去张家口带 300 名玩家做松骨峰战役的战争重演,去海军博物馆带 50 名玩家亲身体验鞍山号、 091 核潜艇等几艘退役的军舰。相比很多传统的游戏公司玩法,王雷雷更热衷也更擅长做军武文化、战争重演式的事件营销。

事实上,这些看起来另类,又与游戏没有太大关系的市场活动,对军武游戏的玩家反而十分受用。能够真正感受“战争”、感受军武文化,他们只有成为空中网军武游戏的玩家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。

4 月 23 日海军节,张召忠在空中网的活动中谈起中国海军动容落泪,引得无数军迷热议。“别人卖海魂衫卖到天上去,也就卖 500 件。我们卖了 8000 件。”王雷雷说。

军迷群体不同于其他领域的粉丝,他们更加孤独,他们的生活中很难遇到与自己一样的军迷。他们对于自己喜欢的游戏会更加珍惜,忠诚度特别高。他们喜欢历史,也喜欢军武文化,相比一件商品,他们更愿意为商品背后的故事买单。

现在,王雷雷除了空中网董事长兼CEO又多了一个身份,他在空中自研了三年的手游项目《战舰猎手》中担任了联合制作人一职。事实上,在互联网行业一直有个说法是,“CEO亲自带的项目必死”。加上手游上迟迟没有一款成功的军武游戏出现。这款希望能够成为手游里的《战舰世界》的产品真的有机会吗?

近期王雷雷接受了葡萄君的专访,对于军迷群体、对于军武游戏、对于军武文化,他有着自己不同的认识。

以下为葡萄君整理的对话内容。“担任联合制作人,因为我做失败的游戏比你们多多了”

葡萄君:你现在多了一个title,是《战舰猎手》的联合制作人,会具体负责什么工作?

王雷雷:内置语音、技术联调、画面、手感、游戏平衡性等。从大方向到细节,都会盯的很细。昨天晚上我在想,我们游戏里有前进档换后退档,有 3 秒CD。但是新手希望慢一些,对老手来说肯定要快一些,比如2. 5 秒。比如 5 级以后,就会让它生效。

葡萄君:所以你关注的都是体验上的细节问题?

王雷雷:我主要关心游戏的核心玩法。比如AI的行为参数上,玩家在晚上3、 4 点钟匹配的人少,我们会加入一些AI进去。但是AI开始在里面冲的太快,等于是送。我就让他们把行为参数调慢一些,这都是很细的问题。

葡萄君:你每天有多长时间看这款产品?

王雷雷:我不知道每天有多长时间,但是我现在打了 1100 场,《战舰世界》我打了 2100 场,但是《战舰世界》都 1 年多了。当然《战舰猎手》3、 4 分钟一场,随时随地都能玩。

这次我还是有些急了,才亲自带开发。

葡萄君:为什么比较急?

王雷雷:你听说过赌石吧?好产品,就像一块石头里面有玉,为什么不去赌它?现在这块玉我已经看到了,所以我去赌。好久没有亲自这样做过了,但是这样有潜力,像美玉的项目我得自己上。

葡萄君:为什么特别钟情这一款,对这一款有感觉?

王雷雷:这是我擅长的。永远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很多人都说,什么时候能发现一款王者荣耀一样的游戏。看数据、留存、付费,你永远发现不了。看游戏很多时候是一种感觉,不管是代入感、第一感官、核心玩法,没有办法量化。创意是无法量化的。

葡萄君:互联网一直有个说法是“CEO亲自带的项目必死”,你认同么?

王雷雷:一个是看运气,另一个还是看是不是在做表面文章,有没有深入项目。

我跟玩家沟通可能是项目组里最多的。首先我打的不次,不是过眼烟云,其次我打的场次够多。在直播间,在贴吧我跟玩家的互动都很多。

葡萄君:你享受这个过程么?

王雷雷:我享受。一个人最大的幸福生活就是把信仰、理想跟自己的生命结合起来。

葡萄君:你是一个铁杆军迷、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,对市场、对商业、对用户你是权威。但是游戏研发终究是一个专业的事情,你会有一些顾虑么?

王雷雷:没有。我不擅长程序、也不擅长美术。但是我给团队说,我做失败的游戏比你多多了。

我们小时候不就说,失败是成功之母。我做失败的事情,都会做总结。当时为什么看好,为什么失败。不停的回顾。失败的次数多了,就比很多人有经验,我知道什么是错,就会比很多人更现实。

葡萄君:看到《战舰猎手》对自己的定位是:1.快节奏, 3 到 5 分钟一场战斗;2.潜艇玩法;3.水兵系统;4.历史还原;5.HD高清画面。画面品质我体验下来确实惊艳,但是,1- 4 也是在你看来现在同类游戏普遍存在的问题么?

王雷雷:《战舰世界》的节奏太慢了。所以,我们觉得手机上更需要快节奏。

第二个潜艇其实是亮点,但是不能靠潜艇吃饭。因为潜艇带动了很多新的玩法。《战舰世界》的用户也是盼望潜艇出现。我们团队开发的游戏都是特别写实的东西,在玩法还原和战争艺术上贴近历史,至少是历史和玩法做平衡。

我们讨论潜艇在水下的航速,真实的航速远远低于水面舰艇,按照真实速度,潜艇还没到战斗已经结束了。所以只能调快,二战潜艇的水面速度是 15 节,我们调到20- 23 节。水下速度是4- 5 节,我们调到 10 节。另外出生点我们前置,这样才能打起来。

包括水兵系统。一直以来我们想看战舰世界的战舰里面有没有人啊,谁是舰长?战舰猎手里有 6 个水兵位,从舰长、炮手、鱼雷手。我会给玩家说,你玩 033 潜艇,你玩之前先去百度搜一下 033 潜艇是什么再玩,你才有感觉。

你要告诉粉丝,让粉丝知道你是专业的。有的人会说,你弄那么专业,但是粉丝不专业,有什么用。举个例子,喜欢健身、滑雪、打网球的人,首先要置一套好装备,装备肯定要选专业的。每个人都尊重专业,崇拜专业。我们如果还没有玩家专业,没有人会玩我们的游戏。

葡萄君:你说的这些历史还原啊,拟真度啊,别的游戏做不到么?

王雷雷:工作量。中国很多游戏还是短平快。比如潜艇,做一个水下视角,工作量要大好几倍。

葡萄君:你们不看重短期利益吗?

王雷雷:不追求短期,要做长线口碑产品。我们还是加强玩法,吸引用户。游戏好玩,用户自然会花钱。苹果手机你没见过打折吧。苹果铁粉不会关心iPhone8 有什么新功能,他一定会买。

我们的粉丝也是这样,只要我们出来一个精品。我信你老兵、我信你空中品牌、我一定要玩,可能边玩还会边骂你这个不好那个不好,但是他不会走。因为他知道,他骂有人会听,就是我。“不担心发行,好产品会自己说话”

葡萄君:发行上你们到现在还是非常保守。

王雷雷:我们推军武事游戏的节奏就是,第一步是核心军迷——铁粉;第二步是泛军迷;第三步口碑传播。

节奏都是这样的推广三部曲。我们 5 月 18 号《战舰猎手》上线以后开始做核心用户,不停的打磨优化产品。 7 月份开始大规模推广。

而且,我希望所有喜欢我们游戏的用户可以在同一个服务器一起玩。也因为这样,我们对渠道相对强势,我们会说你玩我们的游戏 50 场再聊。

葡萄君:你不担心发行?

王雷雷:不担心,好游戏自己会说话的。你看《坦克世界》和《战舰世界》,我们都是推到一定的临界点,后续靠口碑发酵带来的用户。

葡萄君:围绕口碑做长线可能会比较慢热,那么在前期的收益能cover运营成本吗?

王雷雷:算的过来。我们前期就是做分母。我知道留存多牛逼,付费多牛逼。但是我不做拉升付费的活动。还是加强社交、加强事件营销。

你也是游戏的业内人士,你很难想象我们在推一款游戏的时候(战机世界),会去昆明滇池捞那当年飞虎队的那架P40 飞机。我们制造内容,再由央视发酵。

你很难想象4· 23 海军节,我们的声音甚至盖过了央视。张召忠在我们的活动做访谈动容落泪。当他穿上海魂衫,他就有一种使命感,这时候他不是娱乐节目的嘉宾,而是共和国将军。我们其实也在做情怀,我的用户来了就会玩我们的游戏。

所以我们和游戏公司的玩法不太一样,我们疯狂地在做战争重演。我们为了推潜艇,专门在海军博物馆,带《战舰世界》、《战舰猎手》的用户参观033、 091 两艘退役的潜艇。“军迷最大的特点是孤独”

葡萄君:你在很多采访里都提到了三个词,传承、信仰、血性。这个有多重要?

王雷雷:这个是相辅相成的。

比如我们的游戏,在我们共和国的军事节日里会做活动。我们每个运营都有一部中外军事纪念日手册, 2 月 17 号,我们会做自卫反击战纪念日的活动,你使用了某辆坦克,就会得到相应的奖励,寓教于乐。 3 月 2 日是中苏珍宝岛之战的日子,这一天你打坏一辆T62 就会有奖励。为什么这个有奖励,因为当年我们把苏联的一辆坦克打坏并缴获了,现在放在军事博物馆里。玩家知道就会有感觉。

我们把很多历史还原到游戏里面,这就是成功,别人不会做这个事情。举个例子, 59 式坦克,我们卖了 400 多万辆。其实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 59 式坦克,我们在大规模推广中国人要开中国人的坦克,让年轻人知道了 59 式坦克。

葡萄君:军迷这个群体的特点是什么?

王雷雷:他们孤独。你是一个军迷,你周围的同事可能没有一个军迷。你在很兴奋的讲航母的时候,或者买到二战时期苏军的一个钢盔。可能在别人看来你是个傻子,花一千块钱买个废铁。他们不受认可。

有个玩家对我说,“王总,我春运的时候坐火车回家,我穿上迷彩,人家跟我说民工车厢在那边。”

还有我们战争重演的时候,一个东北的小伙子说,“王总,不瞒你说哈尔滨一下雪,我就想穿上一身军服,带着白斗篷,在我们家小区里匍匐着。我老觉着我是神经病,保安还以为我是小偷呢。”

所以,对于一个孤独的人,在我们的游戏、平台、社区里,有人理解他,有人交流,找到了知己,他还会轻易的离开么?

葡萄君:相比于二次元的爱,军迷共同的属性是孤独感么?

王雷雷:是。他们确实孤独,我们坦克世界的用户只有英雄联盟用户的二十分之一。老有玩家给我说,“王总,我在网吧里玩坦克世界,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们太孤独了。”我说,没关系,你能在坦克世界里找到朋友。

当然,尽管相对小众,但是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足够了。而且,只有空中网是把情怀、传承、信仰、血性结合的是最成功的。

葡萄君:这些标签,玩家是长久以来潜移默化的被你们影响了吗?

王雷雷:我们每周末做直播,玩家看得其实不是我打游戏打的怎么样,他是听我讲故事的。上周我就讲了一个故事:

中国空军指挥学院的教员问学员:起立,请告诉我歼- 5 飞机有多少发炮弹。

学员说: 256 发。

教员说:错。

大家不理解,看着教员。

教员说:一共是 257 发。当你 256 发炮弹打完的时候,你和你的战机就是第 257 发炮弹,撞向敌人的战机。

这个故事讲给我们的玩家听,他们就觉得很新鲜,也很感动。只有你做的功课足够多,你让玩家感觉你专业,他才会有信仰,才会玩你的游戏。

葡萄君:你想传递这么多的战争重演,游戏里的历史细节,玩家真的能接受么?或者真的需要么?

王雷雷:能接受,他们喜欢听。听我讲完水兵系统,他知道原来海战还有义务要捞敌方的水军,知道原来还有国际海战法,如果你不捞敌方的水军把他打死,是会上海洋军事法庭的。其实,我最重要的就是把干巴巴的军事历史文化结合我们的游戏,给通俗化讲出来。

这次在海军博物馆的活动我们只招 50 个玩家,最后报名了 7000 个玩家。为什么有这么多?因为我给他们讲了一句话:你们都用鞍山舰,游戏里买了鞍山舰都有 15000 人,但是当你们去到海军博物馆,闭着眼睛摸到鞍山舰船壳的时候,我不知道你还能想到什么?

这种感觉他就知道了,他一定会报名的。你在触摸钢铁的时候,很难想象这样冰冷的东西和热血有什么关系。但这就是军事,是信仰。玩家会感动。

包括我们卖海魂衫,别人卖到天上去了,也就卖 500 件。我们卖 8000 件。为什么?因为你要了解海魂衫的历史,源自于法国海军,升华于二战时候的苏联海军。最后,我们英勇的海军战士,都是穿着海魂衫跟敌人战斗的。你要讲故事,玩家愿意为故事,为情怀买单。他听完就不会再去比较。

我聊天室里一个福建准军事单位的玩家,凌晨两点多来找我聊,问我这游戏怎么样。

我就说:你是福建的啊,麦贤得的部下。(麦贤得是 1965 年 8 月 6 日海战弹片被打入颅内,还坚持作战 3 个小时的操控员,最后当上了海军基地某部副司令员。)

他说:你连这个都知道,我一定要玩你的游戏,一定要付费。

所以,军迷就是你一个点一个故事就能打动他。

去年我们在张家口做了 300 个用户的战争重演,演的是松骨峰战役。可能很多人知道魏巍的那篇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,文章里讲的是三三五团阻击美军的一场战役。我们要组织这次重演,演美军的和演志愿军的自己报名,我们就会告诉他们演什么,松骨峰战役的背景是什么?三十八军万岁军是怎么来的?所以,他是带着故事来参加的。“老年人一旦痴迷上一件事,比小孩还痴迷”

葡萄君:你觉得国内军事游戏迟迟没有爆款,是因为没能满足用户的哪部分需求呢?

王雷雷:昨天有个人问我,怎么打动年轻的用户?我说我现在最想打动的反而是年纪大的用户。

葡萄君:为什么?

王雷雷:我想的可能和别人不太一样。年轻人我是要做,毕竟现在的主流用户是 85 后、 90 后。但没有人做 50 岁、 60 岁的老年人这块市场,那我们的游戏是能做的。

因为年轻的用户来去自如。对任何一个游戏的忠诚度也就2, 3 个月。就像健身房一样,全是年轻人。它的使用周期就 2 个月, 3 个月。买身漂亮的,专业的衣服,然后在健身房里扭练一段时间就不练了。

反而经常在我们《坦克世界》《战舰世界》里发现一些老年人,《坦克世界》活跃用户里年龄最大的是 72 岁。而年轻人喜欢激烈的。军武不是,坦克履带开着,主炮转着,军舰轰一炮再等一会,节奏慢。所以我就在想,为什么不去做老年人的市场呢?

葡萄君:为什么大家都不做老年人市场?

王雷雷:大家都在想为什么要做老年人市场?是有门槛。但一旦做了,对其他竞争者也是门槛。要善于利用逆向思维,老年人的生活其实很枯燥的。他们希望有一段固定的娱乐时间。而且这个群体比年轻人更成熟,更稳定,不会朝三暮四。老年人一旦痴迷上一件事,就像广场舞,那比小孩还要痴迷。你只要给他们提供一个环境,一群年龄相仿的老年人,就不会再想别的了。所以说这确实是一个大的市场。

葡萄君:那在团队做游戏的过程当中会不会有过困扰?一边想满足老年群体的诉求,一边又希望年轻人也能来玩我的游戏。

王雷雷:你觉得幼儿园和养老院划等号嘛?我觉得天壤之别啊。但是德国有一个企业就把养老院和幼儿园结合在一块了。这些老爷爷老奶奶愿意照顾这些小孩,而这些小孩也愿意和老年人一起玩。正常看来,幼儿园和养老院怎么可能划等号呢?但这就是一个成功的尝试啊。它成功地把几方面结合起来了。那如果换到游戏里会是什么样?

很多老年人因为退休了没有事情做老的很快。他没有跟年轻人交流过,不懂这个世界。包括现在还有很多老人不用微信,那就是彻底封闭了,被时代遗忘了。如果通过《坦克世界》你就会不老,可以永葆青春。还有父子情,如果父子之间能有一个共同的兴趣,维系感情,是非常妙的。“我做互联网生意一直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赚第一桶金的”

葡萄君:说回 2014 年、 2015 年,那个时候手游市场有过一个爆发态势,但你们其实没有很快地转型到手游上来,你会觉得错过了什么吗?

王雷雷:我做互联网生意一直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赚第一桶金的。军事游戏我们走在了前面,但手游市场比别人晚了 5 到 6 年,甚至更长。但这不是什么百米冲刺,而是长跑。我们还是希望稳扎稳打。

葡萄君:可过去成功的军事游戏都是来自白俄罗斯的。

王雷雷:对啊,白俄罗斯的、俄罗斯的、包括乌克兰的。但我就和朋友说,我们中国连航母从山寨到创新,到自力更生都出来了。中国人的一款军武类的手机游戏还做不出来吗?

有什么难的?关键就是坚持。所以我很赞赏我们的研发团队,懂军事,懂技术,有情怀。

葡萄君:所以你们现在对自研的比重已经大过发行,从内部战略上讲也是这样的嘛?

王雷雷:对。我们就是两条腿走路。但最终我们的自研会占上风。

葡萄君:那你有考虑过需要用多长时间嘛?

王雷雷:没有考虑过。我们是近乎乌托邦式的追求。当然我也有商业头脑,做情怀,做互联网的乌托邦,也是有公式的。

葡萄君:你觉得“空中网”在现在的游戏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?

王雷雷:这个角色很难讲。在军事游戏这块,我们和圈内的人交流的不多,很多理念不太一样,有自己的一套打法。

很多游戏企业做军事游戏不会研究得那么深,他去做军事怎么会去捞二战飞虎队的飞机?他要是做军事不会想着从伊拉克的沙漠把一辆被打爆的 59 拉回中国做手表吧?我们比较特别。

葡萄君:你觉得如果要画一个像,空中的未来是什么样的?

王雷雷:提到空中网就想到军武文化,玩我们的军武游戏,除此之外还能享受空中网的娱乐服务,如影视、阅读、主题乐园等等。

( 0 B )

( 0 B )

( 0 B )

( 0 B )

( 0 B )

( 0 B )

顶:9 踩:6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45 (29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14 (21次打分)
【已经有27人表态】
7票
感动
1票
路过
3票
高兴
3票
难过
3票
搞笑
3票
愤怒
4票
无聊
3票
同情
  • 上一篇:上一篇没有文章了
  • 下一篇:下一篇没有文章了